快乐科普网

曹参当了三年宰相,一件事都没办,胡吃海喝,死后为何还被千古传诵?

逄智宇道彤

2021/7/22 12:18:16

曹参当了三年宰相,一件事都没办,胡吃海喝,死后为何还被千古传诵?
最佳答案:

曹参当了三年宰相,一件事都没办,胡吃海喝,死后为何还被千古传颂?

不得不说,值得传颂。 任何一名宰相或者一个政权,从制定方针到全国推行,都包含有前期研究、形成思路、建议起草、审议批准、正式公布、规划实施等多个步骤。

这绝对不是一个人一拍脑袋瓜子就能想出来的,而是要经过一群精英人物通过一系列的会议,才能形成决策。

况且大国执政,最忌朝令夕改,最讲究政策的稳定性和持续性,“萧规曹随”就是体现出了这种国策的稳定性和持续性。

历史太多人亡政息的典故了,比如宋之王安石,明之张居正。

明明都是利国之举,却因为后来继任者非要体现出与前任“特立独行”之处,他们或是清算前任,或是另辟蹊径,到最后都因为朝局动荡不安而变成了害民之法。

太多的精英人物,都摆脱不了“要干出一蕃大成绩然后躺在功劳薄上睡大觉”的固定思路,即使身在工业化时代的我们,都不得不承认,去维护制度良好的运行以及日复一日地去认真地完成工作,这才是最辛苦的地方。

“萧规曹随”这个成语典故出自于《史记 曹相国世家》,“参代何为汉相国,举事无所变更,一遵萧何约束”。

并且还略含贬义。 这个典故讲的是,汉惠帝即位二年,萧何也死了,萧何临死之前力推曹参为贤。

所以,曹参当相国之后,所有事务都没有改变,完全遵守萧何之前制定规约。

其一,选择呆板而言语钝拙的忠厚长者,为郡或封国的官史。

其二,说话经过雕琢、妄测上意,或严酷苛刻、追求名声而不务实者,通通不用。

其三,天天喝酒。

惠帝发觉之后,便质问曹参为何日日喝酒却不理国事,曹参便说道,“萧何帮助高皇帝平定天下,我自认为能力是比不上萧何的。

然而萧何定下的法令已经很明确,只要陛下垂拱而治,我等恪守职责,天下肯定就会安定”。

惠帝一听,果然觉得有道理。

其实,刘邦在位期间发生了“白登山之围”之败,汉朝还赔偿了一大笔钱粮给匈奴。

等到刘邦去世之后,朝堂上有吕后的强势,下有东方各诸侯国的阴奉阳违,外有匈奴入侵,而汉朝又历经了后战国时代的战乱,人口基数也降到了新低,可谓国家疲弊,民生艰难。

怎么样的一个阶段就做怎么样的事,曹参其实挺实事求事的,他不乱折腾。其时这个的时候的汉朝能做的也就是休养生息,舔好自己的伤口。

歪眼小史工作室

文——千古

钱钱求救信号

2021/8/2 1:50:14

其他回答(3个)

  • 九点聊音乐

    2021/7/30 4:21:15

    当年文殊菩萨去渡化乌鸡国王,没显真身,化作凡僧。而乌鸡国王却不识泰山,尽管平时敬佛礼拜,但一颗俗心还是被凡僧的几句话有惹怒,竞然把文殊菩萨泡水里三天三夜,后被金甲王救回。

    当文殊菩萨禀报了如来佛祖,自己受辱之事,佛祖大怒,遂派青狮下界。文殊菩萨的坐骑青狮摇身一变顶替了乌鸡国王,自己做了假国主。而乌鸡国王则被丢到井里泡了三年,由井龙王看护。直到唐僧师徒到来,经过托梦,这才被救护上来。

    后孙悟空打败青毛狮,文殊菩萨下界收回坐骑,大家才知道缘由。这是乌鸡国王不诚心礼佛的后果!




  • 读心术吧

    2021/7/31 7:04:21

    场景1

    刘备:“陛下,有个县官偷懒酗酒被我看见,我把他当场剁了脑袋,你说怎么办?”

    诸葛亮:“他有罪不至死,你却要悬了。”

    刘备:“我肏,就知道你要这么说,所以我假装被侍从劝住,赶紧滴就来找你举报啦。”

    诸葛亮:“呵呵,但是朕还是得削你半年俸。”

    刘备:“为啥?”

    诸葛亮:“举劾县令,该找孝直……益德,若是举劾你,才须找朕。”


    场景2

    刘备:“启奏陛下,马谡那小子我看不行,比他哥差远了,别说将军太守,连个都尉都当不好,赶他回老家去吃盘鳝板鸭得了。”

    诸葛亮:“朕觉得幼常不错,卿之奏议,暂不予准。”

    刘备:“但这小子真的……”

    诸葛亮:“卿昔日所看中的廖立、郝普、张存,又怎么样呢?”

    刘备:“……”


    场景3

    刘备:“禀陛下知,臣所经营的“大耳朵”牌耐克运动草鞋已经成为益州拳头产品,行销海内。”

    诸葛亮:“善。”

    刘备:“但是,有个事还须陛下批准……”

    诸葛亮:“且说来听。”

    刘备:“就是最新款上用的图样是陛下发明的‘木牛流马’,这个……”

    诸葛亮一拍龙案,眉毛高挑:“是否泄密?”

    刘备连摇手:“没有没有,图样是益德画的,牛像骆驼,那马跟驴似的,绝计看不出机关来。”


    场景4

    刘备:“有件事要陛下帮忙,先师卢子干的末子卢毓写信劝我回幽州当几年州牧便可养老归乡,我这回信不知怎么写。”

    诸葛亮:“照卿家心意回复便是,此事无须报朕知。”

    刘备:“但是这小子忒不是东西了,臣想好好地骂他……”

    诸葛亮:“那也依卿,只是不要过分便好。”

    刘备:“需要陛下之处便是这里了,你们文人骂娘肏爹气死人不偿命的那些话,我说不来啊。”

    诸葛亮:“靠。”


    场景5

    刘备:“陛下,皇嗣之事,关乎社稷,不可再拖。愚臣这一次特地从外间寻觅来良……”

    诸葛亮:“我已向兄长讨来阿乔为储,此事无须再虑。”

    刘备:“陛下,殿堂内外轮值武士,皆被我令阿封、阿苞遣开,不必担忧泄露。”

    诸葛亮摇摇手:“朕与月英情谊深重,怎忍再添外室,你这是多操心了。”

    刘备凑近几步,放低语音:“长水校尉诸葛均,亦被我支走了。”

    诸葛亮皱眉道:“月英春秋尚盛,终将为国延嗣,勿再多言。”

    刘备走至御座下,再进言:“侍中庞林、胡济等,亦被我诓至别处,一时难回呀。”

    诸葛亮一按扶手,猛地起身:“日他娘的春秋三千载,格老子的不早说,给朕找了啥细娘们,快说……不对快带朕去!”

    刘备:“……禀陛下,愚臣这一次带的不是女子,而是良医药方,专治妇女不孕不育……”


    场景6

    刘备:“曹操那个老混账终于挂了,吾之意,想随商团混入中原,老远地给他烧点东西,陛下你看……”

    诸葛亮:“此人功罪皆有,与卿爱恨纠深,依情当去,依理,则不当。”

    刘备:“陛下莫非担忧我年老不识路么?请安心,吾年轻时曾出入雒阳数次,许昌周边更是常来常往。”

    诸葛亮摇摇手:“非是忧此。”

    刘备:“臣虽年迈,体健犹不输青壮!”

    刘备说着,一撸袖子没至左肩头,只见其臂上虽显得干巴,该有的腱子肉倒也还在那里一凸一凸地。诸葛亮看过,只是笑笑,仍摆手。

    刘备有些急了:“臣知国库未盈,此次出行所费,臣当自掏腰包!”

    诸葛亮白他一眼:“朕何时对卿小气了?”

    “那……”刘备有些愧,却又不甘就此放弃,仍在等他家诸葛天子道出缘由。

    诸葛亮“唉”了一声,站起身,向东边望了望,道:“这个曹阿瞒,坟头太多,你,转不过来啊。”


    场景7

    诸葛亮:“何事如此急忙,朕刚想往苑池中垂钓……”

    刘备面露喜色:“那臣更是来对了哇,陛下请看,这是臣托麋威那小子从烟台捎来的正宗章丘大葱,冰珠子还没融干净咧,配鲜鱼正好!”

    诸葛亮:“胡说!现世哪来的烟台?那叫牟平!”

    刘备:“喔,是是,是臣穿越了,是麋威从牟平捎来的大葱,听说陛下在琅琊老家常吃……”

    诸葛亮:“乱讲!吃得一嘴大葱味道,熏得殿里外都是,一会儿如何与秦子敕、伊机伯等人议事?”

    刘备被训得有些动气,站了一会儿,说:“是臣想岔了,臣这就去宫外倒掉。”

    “回来!”诸葛亮忽然急了,“谁说不要啦?”


    场景8

    诸葛亮:“玄德,且收哀痛……”

    这一日刘备从远道回来,铺盖还没拆呢,就来寻诸葛天子唠嗑,唠着唠着,不知怎的,说到了庞统,堂中气氛顿时沉郁了。

    刘备:“唉,士元若在,不须他殚精竭虑、出谋划策,只须东走走西看看,作下些荒诞事叫我等替他收拾首尾,便不知能有多好了。”

    “诚如君言。”诸葛亮看似把持得住,但说完这四字后,也是抑制不住的哀痛上面,“奈何奇才天妒,人力岂能追哉。”

    刘备点点头,却说不出什么。

    诸葛亮亦是无言,偌大汉国天子,放着龙椅不坐,却起来踱步,久后,立于臣子身侧,轻声喟叹。

    “不然……”刘备忽然开了口,“咱们吃鸡去吧?”

    诸葛亮:“哈?”

    刘备:“对,吃鸡,大城茱萸巷的那间老字号,或者金牛街新开的那家,听说烤得极好!”

    诸葛亮语气半惊带怒:“卿这是说真的?”

    刘备:“谁跟你说假的呀,你想想,士元是什么样的性子,他活着的时候,最爱上你家干啥?”

    诸葛亮:“……调息我家月英。”

    刘备盯着皇帝看:“陛下,眼下就咱俩,说话不可如此欺心吧?”

    诸葛亮:“……借着调戏黄皇后的空隙,偷朕草庐中的鸡吃。”

    刘备一合掌:“所以罗,士元哪是那种哀哀戚戚的性子,他不乐见我们如此的,吃鸡去吧!”

    诸葛亮:“玄德你真是……”

    刘备:“陛下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懂?我不馋着鸡吃,能想起他来?”


    场景9

    刘备:“自从被陛下罚俸之后,臣家中这日子便越来越难过了。”

    诸葛亮:“据机伯与郭攸之说,国中风气自那以后好了许多,无须法孝直拿故人作罚,百官皆自觉奉法矣。”

    刘备:“……不瞒陛下,臣已有两日不食晨膳,三回未进宵夜。连门客都遣走了好几名。”

    诸葛亮:“朕向来力倡节俭,卿能如此,甚合朕意。”

    刘备:“臣并非浪用之人,只是没想到陛下说到作到,真的就砍了臣的俸禄……”

    诸葛亮:“卿平日不知俭省,若是治产、买葱、扫墓、吃鸡诸事少弄些个,何至于此?”

    刘备:“我Ri……”

    刘备:“那葱和鸡陛下您没少吃吧?”

    诸葛亮:“朕贵为天子,受用臣下几回又当如何?”

    刘备:“肏……您说话越来越混赖了啊。”

    诸葛亮把头一偏:“那谁,董侍郎,刘左将军君前失仪,辱骂天子,给他记下来。”

    刘备急了:“别别别,我错了还不成么?”

    好容易劝住了董允,看清了侍郎确实未曾落笔,刘备抹把汗,停下歇了一会儿,忽然想起了什么,笑出声来。

    诸葛亮:“卿在想什么?”

    刘备:“嘿嘿,不瞒陛下,为臣确实想到了俭省的妙招。”

    诸葛亮:“哦,说来一听。”

    刘备:“臣有“入殿不趋”、“位特进”等特权,其实家中不用开伙,可三五不时地入宫讨御膳吃呀。”

    诸葛亮:“哦,这倒是好棋。”

    刘备:“哈哈,就是,许久未吃到陛下的家饭了,接下来要常去打扰。”

    诸葛亮:“不妨事。”

    诸葛亮:“卿大约不知,自到蜀中后,朕便少有下厨,如今的御膳,常由皇后亲制。”

    诸葛亮:“月英的饭菜,朕不信还有旁人能吃得下去。”

  • 历史的小学生

    2021/8/3 3:25:28

    如果能痛改前非,真心悔过还是给个机会

相关问题
热门推荐